乐鱼app官网下载-乐鱼竞技官网|捕鱼

硫酸对有色冶炼企业的影响分析
发布时间:2022-10-01 12:45:27 | 作者:乐鱼竞技官网 来源:乐鱼体育捕鱼
  

  硫酸库存偏高的问题在2019年开始引起有色行业的关注。而2020年春节因素,叠加疫情发酵下,国内物流限制、下游开工延后等,导致国内冶炼厂硫酸胀库问题十分凸显。

  国内硫酸生产工艺包括了硫磺制酸、冶炼制酸、硫铁矿制酸、硫酸-硫化氢制酸和硬石膏制酸等五种工艺。其中,以硫磺制酸、冶炼制酸和硫铁矿制酸法为主。据统计的2019年有效产能,这三种制酸法分别占到40.5%、41.0%和17.0%。

  硫酸的下游主要应用于磷肥、钛白粉、氢氟酸、粘结纤维、饲钙等领域中。其中应用于磷肥最为广泛,达到55%以上的比例,钛白粉和氢氟酸的消耗比例分别为11.6%和6.4%。

  从生产硫酸的主要三种工艺来看,硫磺制酸,直接用硫磺燃烧制取二氧化硫烟气,二氧化硫溶于水得到亚硫酸,再往其中通氧,获得硫酸产品。由于原始烟气中杂质几乎没有,不会有尘、砷、氟等杂质,一般不需要净化工序。1吨硫磺产出近3吨硫酸。

  冶炼制酸,主要为铜、锌、铅、镍、黄金等有色金属冶炼烟气制酸。一般情况下,冶炼产出1吨铜、1吨锌和1吨铅,分别产出副产品硫酸约为3.5吨、1.8吨和1.0吨。

  硫铁矿制酸,采用硫铁矿为原料,一般进行沸腾焙烧,获取硫酸产品。后两者在冶炼或沸腾炉后,原始烟气中含杂质多,需净化工序,保证指标。

  从主要的三种工艺来看,硫磺制酸的硫酸产品,质量较好,杂质少,销售价格相对较高。后两者的硫酸产品含有一定的杂质,一般售价相对偏低。

  此外,从成本端来看,硫磺制酸的成本主要为硫磺原料及硫磺采购运输成本,能耗成本,而副产品蒸汽有附加价值。由于硫磺价格的下降,2019年以来,其成本基本呈现下降趋势。

  冶炼烟气制酸,其成本相对固定,主要为生产和能耗成本,目前其成本基本固定于150元/吨左右。

  硫铁矿制酸,其成本主要为硫铁矿原料及其采购运输成本,能耗成本,而副产品铁矿粉和蒸汽均有附加价值。2019年以来,其成本也呈现阶梯式的下降趋势。

  从国内硫酸的产量趋势来看,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5年产量创出了8975.7万吨的高点。之后几年出现一定的回落。2019年产量再度回升至8935.7万吨的次高水平。据百川盈孚统计的国内硫酸有效产能,2020年较2019年将继续提高至9720.5万吨,并超过了2017年9700万吨的水平。

  国内硫酸的产出,主要分布于云南(16.3%)、湖北(9.5%)、贵州(7.9%)、四川(7.3%)、安徽(6.5%)、山东(6.1%)等地区。

  从国内硫磺产能和产出来看,近几年呈现逐步增长的趋势。据百川盈孚的数据,2019年国内硫磺产量达到775万吨,较2018年增长70万吨左右,主要是四季度产出迅速增加,为四川和辽宁地区装置的投放所推动。预计2020年国内硫磺产出量将进一步增长至800万吨左右。

  此外,硫磺依赖大量进口补充国内供给。2016年硫磺进口量达到1196万吨的高位后,2017年和2018年出现一定的下滑,2019年进口量回升至1173万吨。不过,由于2019年四季度国内的加速增产,对进口的流入开始形成限制。

  随着供应的增加(国内自产+进口流入均双双增加),2019年以来,硫磺库存开始逐步累积,至2020年3月,硫磺行业库存已攀高至300万吨左右。

  同时,硫磺从2018年9月份高于1500元/吨的价格,不断下调,至2019年11月下跌至500元/吨下方。之后有所回升,3月中旬一度接近700元/吨的水平;4月中旬再度下降至600元/吨附近。

  国内大量进口硫磺,对外依赖度较高,2019年达到60%以上。2019年全球硫磺供应量为6400万吨,中国进口量占海外产出超过了20%的比例,因此中国硫磺的进口量对海外的供需格局有重要的影响。

  对于2020年,中东地区新的炼油产能投产;加上国际海事组织新规IMO2020下,海上船用燃料油的含硫上限标准将从3.5%下调至0.5%;以及中国2019年四季度新产能的投放。预计2020年全球硫磺产出将进一步增长。此外,硫磺库存已累积至相对高位,因此,2020年硫磺价格大概率将进一步走弱。

  自2015年以来,除了2018年外,国内硫磺制酸的产能均处于5000万吨以上的高位,有效产能在4000万吨附近。据百川盈孚的数据,至2019年硫磺制酸的有效产能为3810万吨,2020年进一步增长至3880万吨。国内硫磺制酸的产出分布主要在湖北(25.6%)、云南(22.7%)、贵州(17.3%)、四川(8.3%)和江苏(7.4%)等地区。

  近几年,铜冶炼产能的不断投放,加上2018年锌冶炼产出收缩后,2019年锌冶炼产能利用率的恢复,以及铅产出的稳中有升。整体来看,国内冶炼制酸的产能和产量也呈现增长的趋势,冶炼制酸的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。据百川盈孚的统计,2020年冶炼烟气制酸的有效产能为4019.52万吨,较2019年的3857.54万吨有进一步的提高。

  国内冶炼制酸的产出,主要分布在山东(11.0%)、安徽(10.8%)、河南(9.9%)、云南(9.4%)、甘肃(9.4%)、内蒙古(8.1%)、广西(7.7%)、江西(6.7%)等地区。

  近几年,国内硫铁矿制酸的产能基本呈现为收缩的趋势。据百川盈孚的统计,2020年硫铁矿制酸的有效产能为1662.73万吨,较2019年的1595.59万吨有一定的回升,但与2015年2128万吨的高位相比,有效产能已有较大幅度的萎缩。近几年硫磺制酸和冶炼制酸产能加快释放的影响下,对硫铁矿制酸的冲击显现,其市场占有率已出现一定的下调。

  国内硫铁矿制酸的产出,主要分布在安徽、广东、云南、四川、江西、福建和湖北等地区。

  由于国内耕地面积下降,加上2019年“1号文件”提出开展农业节肥节药行动,实现化肥使用量负增长,促使磷肥行业必须加速供给侧改革,向减量增效的方向推进。此外,近几年,国内有机肥发展迅速,对传统化肥的消费冲击明显。

  国内磷酸一铵和磷酸二铵产出量均已分别从2016年的2334.98万吨和2015年的1911.3万吨的高点,不断下调,至2019年分别下降为1677.3万吨和1487.6万吨。

  磷酸一铵的产出,主要分布在湖北、安徽、四川、云南和河南等地区。其中湖北的产出量最高,占比将近一半。

  磷酸二铵的产出,主要分布在贵州、云南、湖北等地区,这三个地区占比均在20%~30%的范围内。

  国内磷肥的另一个主要输出途径,为出口流出。其中2019年磷酸一铵和磷酸二铵的净出口量分别占其产出14%、43.5%左右。磷酸一铵2015年净出口量为274万吨,之后缓慢下降至2019年的237万吨。同时,磷酸二铵2015年净出口量为将近800万吨,2016~2017年快速下滑后,2018年再度抬升至740万吨,但2019年又回落至647万吨左右,与2017年基本持平。可见,近些年,磷肥出口需求整体呈现为下降的趋势。主要为海外沙特等国的磷肥企业于2017年来开始新一轮产能的投产释放,且成本优势明显,从而对我国的磷肥出口形成了明显的打压。

  此外,近几年,钛白粉的产出呈现为增加的趋势,至2019年提高至324万吨的水平。其产出分布较为分散,在四川、山东、广西、甘肃、河南、江苏等多个地区均有产出。

  总体来看,自2015~2016年以来,硫酸消费占据大头的磷肥,其需求开始转弱,尽管钛白粉个别下游消费点仍在增长,但硫酸整体消费趋弱的态势明显。

  国内硫酸进口量级较低,且随着国内产出的释放,自2016年以来进口量逐步下调。2019年硫酸进口量仅为53.05万吨。进口主要来自韩国和中国台湾。

  相反,自2016年以来,国内硫酸出口量不断提升,2019年硫酸进口量达到217.5万吨的水平。主要出口至摩洛哥、印度、智利等国家。

  从硫酸的进出口量来看,与国内产量近1亿吨的产量相比,其量级较低,可忽略不计。

  从近几年硫酸的供需格局表现,可以看出,供应量基本呈现为增加的趋势,但消费趋弱的态势明显。因此,硫酸库存表现为累积的趋势,尤其是2019年以来,硫酸库存的同比增量十分凸显。2020年春节期间及春节后,疫情影响下,物流运输受限,加下湖北地区为主要的硫酸消费地,下游企业开工明显后推。因此,硫酸库存迅速攀升,硫酸生产企业胀库问题凸显。随着国内疫情逐步控制,4月份,硫酸高库存问题出现阶段性缓解。但预计随着下游肥料市场已逐渐进入春耕尾声,硫酸的需求减弱,加上供应端高产出态势未改,国内硫酸库存将再度累积抬升。

  由于硫酸运输距离有限制,一般在400公里以内。因此,硫酸的供需会呈现出一定的区域化特征。不同地区的硫酸价格有所分化。

  不过,自2018年10月底以来,随着硫酸整体供需格局转向过剩,且过剩态势不断扩大,硫酸价格呈现不断下调的趋势。尤其是2020年春节后,受疫情影响,物流严厉管制,主要消费地湖北地区封城,国内硫酸价格更是大幅下挫。

  对于2020年后期,硫酸整体供应过剩格局难改,价格或弱势难改。硫酸生产企业不仅面临着经营压力,且冶炼制酸企业硫酸胀库的风险仍难以解除。

  从上述对硫酸供需格局的分析来看,预计2020年硫酸对有色冶炼企业的压力仍将凸显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  一是,2020年,硫酸供需格局将继续恶化,高库存态势难改,硫酸价格弱势将延续。对于有色冶炼企业,2020年硫酸副产品大概率仍呈现亏损状态,对冶炼厂经营形成不利。

  二是,硫酸行业竞争格局加大。分工艺来看,硫磺制酸工艺优势相对突出。一方面,新产能投放,及国际海事IMO2020新规下,硫磺供应将提升,原料硫磺价格有望进一步走弱,因此其低成本优势将进一步显现。另一方面,硫磺制酸的产品质量较好,销售价格上也有体现。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,硫磺制酸工艺将对冶炼制酸工艺和矿石制酸工艺有挤出效应。

  尽管铜和锌产能仍处于小幅释放周期中,但2020年有色冶炼企业被动减产的可能性加大,尤其是铜冶炼企业。一方面,2020年来铜冶炼现货TC持续处于较低水平,接近冶炼成本,加上2020年一季度铜价大幅下挫,铜冶炼厂经营压力巨大。另一方面,在硫酸供需继续转弱背景下,冶炼厂尤其是铜冶炼厂硫酸胀库的风险仍较大,对冶炼厂生产将形成持续的威胁。

  对于锌冶炼企业,3月末锌矿加工费开始加速回落,根据测算,在不考虑副产品硫酸的前提下,冶炼利润迅速收窄,至4月中旬尚且有几百元的幅度。疫情影响下,锌矿供应干扰增加,矿山出货意愿下降,锌矿供应收紧预期升温,预计二季度锌矿加工费仍有继续下调的压力。但未来两年锌矿供应预期仍相对宽松,锌矿加工费有望回升至相对较高水平,从而对冶炼利润形成支撑。

  铅冶炼企业方面,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,铅矿加工费不断提升至相对高位,尽管短期疫情对铅矿供应端也形成一定的干扰,但铅矿供应充裕态势未改。未来两三年铅矿供应预计也将呈现偏宽松态势,偏高的铅矿加工费有望维持,从而对铅冶炼生产和经营继续形成支撑。

  因此,未来一两年的冶炼生产经营上,铜冶炼厂面临的压力最大,锌冶炼厂短期压力回升,但中期锌冶炼厂和铅冶炼厂的抗压性相对略强。硫酸的高库存压力,胀库风险仍存,加上硫酸价格将弱势运行,对铜冶炼的负反馈影响或最为明显,预计其对2020年铜冶炼供应端干扰的情况将增加。(作者单位:中信期货)

 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,邮箱: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



上一篇:尿素触底反弹冬储有望破冰
下一篇:山东鲁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